news,

专访王利杰:天使投资的三大赌局,赌时机、赌人、赌对手

Leo WANG (王利杰) Leo WANG (王利杰) Follow Jun 15, 2017 · 1 min read
专访王利杰:天使投资的三大赌局,赌时机、赌人、赌对手
分享

天使投资界的异类王利杰出了本书,叫投资异类,书中结合了当下天使投资行业发展状况进行的深度思考,从天使投资的三大误区和三个赌局入手,揭秘了成功的天使投资人必须具备的两大认知能力,必须了解的九条判断标准,以及必须掌握的五大赌人心法。

王利杰说『投资异类』不仅是写给投资者和希望了解投资行业的人的,也是写给创业者和有创业梦想的人的。

中国CEO说在最近对王利杰先生进行了直播专访,在节目中王利杰也为我们分享了他对于天使投资的独特见解。

什么是PreAngel

在美国有个对应的专用名词,叫做 Super Angel,专指在某个产业领域有深刻的认识和资源积累,愿意投资与特别早期的创业团队并且帮助他们成长;我发起的PreAngel基金很类似:投资额度不超过10万,股份不超过5%。

很多朋友反馈说PreAngel投资额度不超过10万,太少了,不够用。其实,这是一个误区,PreAngel之所以有个Pre在前面,就是代表了不是真正的天使投资。这可以算是一种顾问式的投资,也就是帮助创业者解决一些资源整合的问题,帮他们出谋划策、对接资源。

2012年我开始做天使投资基金,2013年到2016年,每年我们都在做新的基金,逐步裂变成很多不同的子基金。每个基金的的管理规模在1-2亿左右,我们现在有六个子基金,总体大约是十亿人民币的盘子,我个人在管理的是两个。

leo

我们的关注领域比较宽泛,从2012年开始第一只基金正式关注移动互联网到后来的智能硬件、消费升级、O2O、女性经济、垂直电商、医疗、金融保险、农村经济升级、军民融合等等,今年比较聚焦在国防科技类的项目。

对天使投资的误解

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天使投资,我看到的是很多投资人对天使投资有一定的错误认知,然后就跑来做天使,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不适合自己,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,然后又退出了。

比如说有一类人可能是做PE的,他觉得天使投资可能收益率比较高,而且现在有很多精英创业,就跑来做早期投资,放大收益率。做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早期的项目非常难判断,它没有数据,甚至说整个产业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你就得下注。而他们可能已经习惯了看一些风口浪尖的项目,这样的话可能做一段时间就退出了。

其实天使投资离钱是非常远的,一个项目要退出可能要七年以上。你投下去100万,将来你就算是能赚到一个亿,可能也是七年以后的事情,所谓的流动性是非常的差,中国人特别喜欢流动性高的东西,也缺乏耐心。

所以大部分人对天使投资有一定的误解,光看到少数的顶级天使投资人赚到了上万倍、上千倍的回报,就带着一种投机的心态来做,这是不对的。真的是想赚大钱的话肯定还是做大基金,快进快出。

比如我投一个项目投了100万,七年后我可能能赚一个亿。但是第六年有一个人给这个项目也投资了一个亿,那他在第二年,也就是我的第七年,就能赚一个亿。我们的收益都是一个亿,可能回报率是我的高,但是我等了七年,他只需要等一年。还有一个最关键的是他百分之百的成功了,而这个项目上我是失败了90%的项目才成了这一个。

所以说很多做惯了PE这种大交易的人,会发现天使真的很难赚钱,最后都还是回去做PE、风险投资或者二级市场了。

天使投资人需要具备哪些素质

其实还是要有一种创业心态来做天使投资,成人达己,是天使投资的核心。我们的成功来自于帮助别人成功,尤其在全世界都不看好他的时候去帮助他。

其实曾经我也做过一些所谓的搭便车的投资。就是一个项目,我错过了他的天使轮,但是后来我发现他真的做得很好,所以说我在他的A轮,发展已经明显很好的时候去买一到两个点的股份。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在年底他发展更好了,他愿意花三倍、四倍去回购我的股份。

我感觉这种操作是毫无成就感,我并不是帮了一个特别需要帮忙的人,我只是在一个不需要钱的人那买一点股份,然后搭着他这趟车赚了三倍四倍。

这种毫无成就感的事情我后来就不太想做了,我希望找到那些真正意义上大家都不看好的,而我通过自己的判断还是有很大增长潜力的项目。在他饥寒交迫的时候,我投个两百万、三百万去帮助他度过最困难的时间,这才有极大的成就感,而且创始人本人也会对你怀有巨大的感恩。

一个项目如果发展到非常成熟了以后有人再给他投钱,创始人已经把这个当做一个纯粹的生意了。而做天使的,可以跟创始人成为真正的朋友,去陪伴他一起走创业的这条路。

所以说做天使投资要有一种成人达己的心态,要有极长的耐心。

从性格、素质上来看,天使投资人需要有好奇心,对整个社会周边文化、趋势、潮流、政策等等非常敏感,能够通过一些细小的事件去发现未来的机会,我觉得这对天使投资人来说是一种至关重要的素质。

同时他还要好学,不断的学习市场上的最新的科技。美国又发生了什么,以色列有什么新的技术爆发。有什么新概念出现、比特币是什么、区块链是什么、ICO是什么,都得去花时间去研究,可能两天不学习就赶不上潮流了。

王利杰

天使投资的三大赌局

天使投资的本质是什么,核心竞争力是什么,通过了解一个事物的元认知,你才能够有正确的行为去操作它。如果对天使投资没有一个本质的了解,那注定是亏钱的。是运气敌不过概率,只有有深刻的认知,才能够赚到钱。

在投资圈,大家经常说运气很重要,因为至少有三个要素必须要赌——时机、人、竞争对手。我们对结果无能无力,只能Pay & Pray。

赌时机:对时机和势能的把握

天使投资最核心的不是先看人,而是看这件事到底有多大的成长空间,以及创业的时机对不对。纵观成功的企业,都是时代的产物,都是在恰当的时机成立的那一批创业中胜出的佼佼者。一旦行业格局已定,后来者的机会就很小。成功是要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,我们大概可以预测什么是未来一定会发生的事,可是到底什么时候入场,这个时机对不对,谁也不能百分百的确定。

赌人:关注创始人的进步加速度

投资人看项目,他的起点并不是最关键的,关键是我投了之后他是否是所有竞争对手里进步最快的那一个。

可能市场上已经有九个玩家,你投的是第十个,但是这第十个玩家,虽然他的起点很低,可能大学刚毕业甚至没毕业,但是他的学习能力强,进步加速度最快,能够与时俱进的去调整产品策略,最后他也能成为这个赛道最大的赢家。

赌竞争对手:同一赛道可能遇到更强的对手

除了要赌他自己进步最快,你还得赌他不会遇到一个更强的对手。

马云当年创办阿里巴巴的时候,在电商领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竞争对手,就是就是现在经纬创投的邵亦波。当时邵亦波是哈佛天才,回到中国来创业,做了e趣C2C电商,那个时候还没有淘宝,只有阿里巴巴B2B。

后来邵亦波因为一些原因退出了中国,把e趣卖给了ebay。ebay是那种500强企业作风,什么都是很高大上,工资很高也不愿意吃苦,招聘员工的第一要素是专业英语八级。

邵亦波是一个很强的对手,他退出后给马云留下了巨大的中国市场,所以说有的时候我们投一个创始人,如果他运气不好遇到一个更强的人,可能他就失败了。

红杉资本当年最早投资的智能出行叫摇摇招车,在2012年、2013年的时候估值大概1个亿,那个时候还没有滴滴。后来程维出来做了滴滴打车,反超了所有竞争对手,说明他的进步加速度最快。

对于摇摇招车来说,他遇到的就是一个更强的对手,虽然有先发优势,但他的竞争对手更强,他就失败了。

有哪些印象深刻的项目

第一个是做医生社交的项目,通过病例交流来做社交,这个项目仅仅用了2年估值就翻了200倍。创始人也一直在探索盈利模式,他说他尝试了129种商业模式,否掉了120种,剩下9种正在尝试中。创业就是试错的过程,断的去尝试各种各样的可能性,我们投钱的时候只是在赌大方向、赌这个人,其实当时也并不知道将来怎么赚钱。

第二是体育消费类的项目,非常有趣,他把集装箱改造成24小时无人值守的一种全自动、全智能的健身舱。你不要办年卡,教练也不会向你推销,你想上课了就在微信上购买相关课程。

第三个是去年年底投的一个反制无人机的系统。现在无人机越来越多,反而造成了各种重要敏感单位的骚扰。比如说机场、核电站、化工园区、各种公安和政府机构。他这个系统能保证5公里半径范围内不出现无人机,这在国家安全领域叫低空安全领域。这个项目目前竞争对手很少,在这个领域可以说是佼佼者,发展的也非常好。

这个项目让我开始重点关注国防科技类的项目,想现在一带一路,最多的预算就是用在安防领域的。如果能用市场化手段解决习大大头疼的问题,他背后一定是有巨大的经济利益。

怎么看毒舌电影等大号被封

对于大多数基金来说,都不喜欢去投资这类政策上灰色地带的东西,它的风险太大。

但是不是所有有政策不确定性的项目投资人都不愿意投,比如滴滴。它也存在一定的政策不确定性和管制,但是它的前提不一样,滴滴属于真的在用科技改变人们的生活,让人们的生活更便利。

判断一家公司的价值,可以倒过来假设这家公司明天就消失了,对我们的生活会不会有影响。如果它消失了你会觉得很不方便,那这家公司肯定是价值的。比如摩拜、ofo,不管你看不看这个赛道,是否理解它的投资逻辑,至少说如果明天这些单车都消失了,很多人的出行就受到了影响。

但那些涉黄的、政治敏感的、博眼球的东西,封号之后对我们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。从投资的角度来讲,还是要看到一个企业对整个社会是否提供了正能量的东西。

出书的初衷是什么?

我算是中国做天使投资比较早的一批人,2011年市场上真正做天使投资的个人和机构还是非常少的,所以说我觉得一直没有一个资深的天使投资人做我的导师,对我来讲是提高了很大的学习成本,必须真金白银投下去学习。

中国的天使投资人比美国确实是少太多,创业者这么多,大部分基金又是PE和VC,更多关注中后期,早期基金还是非常少。虽然说现在的绝对数量来讲已经越来越多了,但是相对于美国来讲,我们可能还差几十倍。

所以当市场发展到出现了天使投资人的稀缺型的时候,我希望能成为一个天使布道者,通过布道的方式让更多的手上有一定闲钱的人成为天使投资人。

大家都觉得天使投资是高风险、高收益,怎样去做天使投资才能够降低风险,我再很多天使投资培训班里跟一些新学员讲的核心理念。投资异类这本书也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天使投资人怎么样思考的,如何才能够快速的成为一名合格的天使投资人。

投资异类

投资人怎么选人、什么样的人值得去下注、赛道如何判断、怎么选择时机,通过这本书你可以了解投资人的思考方式。这本书叫『投资异类』,但它并不是仅仅写给投资人的,对于创业者也非常有参考意义。

发布于2017年6月15日一度君

Join Newsletter
Get the latest news right in your inbox. We never spam!
Written by Leo WANG (王利杰) Follow
PA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